为她喝彩 乒坛名将李春丽再度夺冠

Famous Table Tennis player-Li Chunli is Champion Once Again

新西兰中国城网 网讯 两年一度的大洋洲乒乓球锦标赛,于2012年 6月3至8日在斐济的Suva举行。代表新西兰参赛的著名选手,乒坛常青树李春丽一路过关斩将,进入四强后,接连将澳洲两名顶尖乒坛女将斩于马下,勇夺大洋洲桂冠。其中,在半决赛以4比2轻取Miao Miao,决赛以4比3力克澳洲排名第一的Lay Jian Fang (洪剑芳)。这是李春丽第四次参赛,第四次夺冠,也是时隔十年复出后再度称雄大洋洲女子乒坛。

The 2-yearly Oceania Table Tennis Championships were held in   Suva, Fiji from the 3-8th of June 2012. Long-time famous player and   New Zealand representative- Li Chunli competed in her fourth Oceania Championships. Her presence was felt throughout the tournament while her quite easily gaining a spot in the semi-finals of the Women’s Singles. In the semi-final she continued her dominance defeating one of Australias top 2 female players- Miao Miao 4 games to 2. In the final she continued her form to defeat Australian number one Lay Jan Fang 4 games to 3, to clinch the title- 2012 Oceania Women’s Champion. This is Li Chunli’s fourth time holding this title, and said “it feels great to be champion once again”, especially after about 10 years of no competition.  

 

 

 

世乒赛惊

现50岁高龄选手 比佩尔森更配传奇二字

因为多年打球的关系,身穿黄色T恤衫的李春丽微微有些驼背,在球场上她的步伐并不是很快,但看得出手上的感觉还在。在威斯特法伦副馆的第20号球台上,她结束了自己本届世乒赛的征程。由于两位主力缺席,李春丽所在的新西兰队不幸降级。在下届世乒赛团体赛上,她们要从第三级别开始打起了。

似乎李春丽这样的球员在世乒赛中很多,她们背着球包来到球馆,在少人关注的球台上完成自己的比赛;或输或赢,如果不是特别关心的人不会知道她们的成绩。然而仔细看过李春丽资料的人们会发现,其实这个人真的不寻常。就在几天前的2月28日,她刚刚度过了自己50岁的生日。没有错,这位老将比“常青树”佩尔森还大四岁,是名符其实的高龄球员。

“1962年李春丽出生于广西桂平,她11岁入选广西乒乓球队,15岁入选了国家青年队。两年后,李春丽凭借出色的实力,正式成为国家队员。1982年,球技日益成熟的李春丽代表广西出征在广州举行的全国乒乓球甲级联赛,当时的广西女队在全国还是一支默默无闻的队伍。但在连克上海、八一等强队以后,广西队开始赢得大家的尊重。在那届联赛上,李春丽与队友一起为广西赢得了第一个。之后,李春丽开始在国际大赛上崭露头角,在同年进行的亚洲乒乓球锦标赛上,中国女队获得了女团冠军,当时李春丽也是队中一员。接下来的1984和1985年,也是李春丽运动生涯很难忘的时候,她两次和广西乒乓球名将韦晴光合作,夺得全国乒乓球锦标赛混合双打冠军,此后还多次进入过全国女子单打前八名。”这是记者查到的很久以前 的一篇报道,在这段履历之后,李春丽曾经在日本打了9年球,之后入籍新西兰,还代表新西兰参加了奥运会。

“其实我已经有七年没有参加正式比赛了,这次恢复训练才三个月,”走下赛场的李春丽对记者说。在2005年李春丽正式挂拍,担任了新西兰队的主教练。之后她把自己生活工作的重心放在了自己俱乐部和国家队的建设上。不过由于乒乓球在新西兰是相对弱势的项目,所以无论成绩还是影响力都在下降。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新西兰奥委会甚至拒绝了一张乒乓球项目的奥运会入场券,这让视这项运动为生命的李春丽感到十分伤心。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在伦敦奥运会即将到来之际,李春丽重新披挂上阵,开始了又一段乒乓之旅。

复出并不容易,何况李春丽今年已经50岁了。“昨天晚上训练的时候把腿弄伤了,今天移动起来不是那么便利,”走下赛场的李春丽对记者说。此前日本记者也发现了这员老将,不但摄影记者用照相机记录下她在赛场上的表现,还在赛后进行了采访。“虽然在日本九年,但我不太会说日语,只会一点简单的,英语因为专门学过,还可以,”在刚才的采访中李春丽就是用英语回答日本记者问题的。

本次世乒赛李春丽带领两员小将出征,虽然拼尽全力,但由于实力上的差距她们的成绩并不好。在决定能否留在第二级别的一场关键比赛中,新西兰输给了只有两名选手参赛的刚果。结果当然不能令人满意,但李春丽的拼搏精神却让所有的人感动。“我知道那个大姐,我看到有一局比赛她落后八个球,最后都给追回来了,”波兰削球名将李倩对记者说。而在此前与尼日利亚比赛结束之后,对手特别找到李春丽,向她伸出了大拇指,“她们说知道我,觉得我很棒,”李春丽对记者说。

对于已近到了“知天命”之年的李春丽来说,乒乓球依然是她生活的重心和最大的动力所在。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项运动在新西兰的发展,在这个时候,她忘记了自己的年龄……

(责任编辑:王鹏)

 

李春丽:五十岁的年轻人 知天命仍梦想世界冠军

 乒乓球带给我最大的快乐就是它让我能够自由发挥自己的能力,而且不受权力、金钱的影响,每个人都公平的竞争。如果你强,你就可以在场上充分的发挥,所以我非常喜欢乒乓球——李春丽

  球场上的李春丽,微微有些驼背,脚步移动不是很快,但能看得出来球很“熟”。每每打出一个好球,她会喊上一嗓子或者振臂为自己鼓鼓劲。在多特蒙德威斯特法伦体育馆的副馆里,李春丽享受着自己的乒乓球世界,在五十岁的时候。

  查询几年前的文章可以得到这样一些信息:1962年2月28日李春丽出生于广西桂平,17岁成为中国国家队员。1984和1985年李春丽两次和名将韦晴光合作,夺得全国乒乓球锦标赛混合双打冠军,此后还多次进入过全国女子单打前八名。上个世纪80年代末李春丽退出中国国家队,1987年,她正式成为新西兰乒乓球教练。之后李春丽曾经在日本打俱乐部的比赛。1996年李春丽第一次代表新西兰参加亚特兰大奥运会,至2006年为止,李春丽已经4次代表新西兰国家队参加奥运会。

  实事求是地讲,网上有关李春丽的新闻并不是很多,且大多集中在2006年之前。的确,在名将如云的中国乒乓球队,李春丽更像是一颗流星,然而在五十岁的时候还能征战世界锦标赛,这本身已经足够让人好奇了。因为几乎就在同时,46岁的瑞典人佩尔森正在万千关注中进行着比赛,还被媒体和球迷冠以“传奇”的称号。

  “参加完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之后,我在第二年就退役了,”结束了比赛的李春丽对记者说。2005年时年43岁且有伤在身的她决心将时间更多地用在教练工作上,“我已经有七年都没有参加比赛了。”今年一月份李春丽才重拾球拍,而在三月初的伦敦奥运会大洋洲预选赛中,她勇获女子组第二名,赢得了一张奥运会的入场券。

  从停赛七年到入围奥运会,已经五十岁的李春丽缘何会再登赛场呢?“和橄榄球这样的运动相比,乒乓球在新西兰算是很小众的。上一届奥运会预选赛我们也有选手获得了第一名,但新西兰奥委会没有派她去,这对我们乒乓球是很大的打击,”这位“常青树”级别的人物解释说。根据新西兰奥委会的规定,有资格参加奥运会单项比赛的选手必须向奥委会证明自己有希望打进该项目的前16名,否则将不会被派往参赛。“奥林匹克是很多人的梦想。但这么一来很多人都觉得没有希望去奥运会了,有些队员连选拔赛都不打了,因为她们觉得不可能,对一个小国家来说,打进16强是非常难的。加上我们经费很少,没有办法去参加很多国际比赛,所以很多比赛我们队员都不打了,”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非常热爱乒乓球这项运动的李春丽又站了出来,“这种情况下很多人都不打球了,我觉得很遗憾,所以我就想,自己还是再打吧。再加上我们女队打球的人比较少,我就帮她们打,而不管能不能去奥林匹克。因为乒乓球确实是很好玩,对健康也很好,所以我就决定还是打吧。”

  毫无疑问,五十岁的李春丽做出了一个艰难决定。体能和伤病是这位老兵需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当时身体到底行不行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总是听别人说,年纪大了就有些慢了,或者说打不动了,所以我开始练球的时候是比较小心的。”这一次李春丽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开始就练多球、步伐,而是从单线练起,“因为我要小心一点,不要受伤。”在短暂的恢复训练之后李春丽就开始参加比赛,实践的过程让她感到了一丝欣喜,“比赛下来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还行。其实像打11分球,我并没有觉得体力受不了,只是有时候打完了会比较累,这样需要多点睡眠、多些恢复。”

  李春丽认为,与体能相比,找到比赛的感觉和对器材的适应才是更难的,“在比赛发生了变化的时候我的启动有点慢,而且那个节奏和连贯性有点不好,这个是太久没有训练出现的反应和意识方面的问题。器材方面我现在的球板还是以前的球板,也用一些水胶。我感觉打起来弹性没有以前快了,所以我再打的时候想找一块比较‘弹’一些的胶皮,这样起板的时候质量会比较高一些,容易一些。”

  这次来到多特蒙德参加世乒赛的新西兰女队只有三名成员,李春丽是教练兼队员,由于经费的限制,球队里面没有队医、没有领队,谈不上陪练了。“本身新西兰乒协没有那么多钱,但是它有一些国家基金,会按照规定来申请。像这种大型的世界比赛,乒协是可以申请一些费用的,像这次飞机票钱就是我们协会出的。另外这里的住宿费也是组委会出的,不用我们花什么钱,”李春丽说,“这次我们来三个人就够了,如果人再多一些可能钱会不够。”

  至于恢复治疗方面,由于没有队医,一切就都只能靠运动员自己了,“每天我打完比赛非常累了,但不能像中国队那样有人帮你治疗。好在在新西兰的时候那些按摩医生教过我们拉伸韧带,这个要多花些时间来拉,也会达到恢复的效果,”事实上李春丽在前一天晚上训练的时候拉伤了自己的左腿,“今天还有人对我说,打比赛的时候怎么不那么拼了,”李春丽对记者说。

  其实经费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新西兰乒乓球运动的发展,即便如李春丽这样曾经为国家获得英联邦运动会冠军以及世界杯第三名的“十佳运动员”,也不得不通过开办俱乐部这种方式来养家糊口,“新西兰女队教练是没有固定薪水的,只是在我们国家队训练、集训的时候才会有钱,用中国话来说这是‘钟点工’,”李春丽笑了笑说,“我自己开了一个俱乐部,然后组织训练、比赛,所以我主要的收入是俱乐部里面那些指导的工作。”

  现在李春丽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新西兰,每年会有一两次回国看望父母,“其实很久以前也想过把家里人接到新西兰来一起住,但我爸爸妈妈岁数很大了,像爸爸已经八十了,四年前他又大病了一场,不太方便来了。”李春丽表示自己的父母更习惯国内的生活,“每天去喝喝茶,到楼下下下棋,他们觉得很开心。在这边他们又不会讲英语,所以变成我每年去看看他们。” 与其他很多身处海外的中国人一样,李春丽时刻关注着祖国。在她新西兰的家中专门安装了卫星接收器,能够看到国内五十多套电视节目。而面对记者的采访,她也会非常诚恳地表示:看到你感觉很亲切。

  虽然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但李春丽的心态却依旧年轻,也许这源于她心中的一个伟大梦想,“不瞒你讲,能够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球员,就是我的梦想!我以前打得也不错,最好的成绩是世界杯第三名,但是从我的角度来说,还是很希望能够打一个冠军。虽然这个是非常难,要具备很多的条件。但是我想既然我打了,我就会努力,看我能够走多远。”面对记者,李春丽坚定地说。

  最后,记者请李春丽向小她四岁的佩尔森说几句话,李春丽微笑着说,“我很高兴看见佩尔森他们还在打,因为他们都比我年轻。如果让我对他们说句话,那我想说,请继续打下去,因为他们很棒!”

  后记:

  关于自己的个性,李春丽曾经说过,“我想自己应该是一个非常开朗的人,而且还蛮乐观的,还比较容易兴奋,尤其是在场上的时候。可有时候,如果不是在球场上,我会有点不一样,出乎别人的意料之外……其实我是蛮善良的那种,还有一些害羞,有那么一点双重的性格。”

  在接受采访的大多数时间里,李春丽都是一个乐观开朗的人。她会面带微笑地回答问题,也会在与队友合影的时候偷偷踮起脚尖。不过记者还是有一个问题触动了她:您到新西兰之后应该也会遇到很多困难,您在遇到很大困难的时候是不是想过放弃呢?

  “我自己是运气很好的人。当年我从中国队退下来,来到新西兰,虽然是有困难,但总体上来说新西兰当地的人、包括奥委会都是很支持我的,”李春丽此时已经在压抑自己的感情,“明知道新西兰这个国家很小,没有那么多钱。但是我还是想帮他们,因为想当年我一个人去新西兰的时候,人生地不熟,她们都支持我,所以我也想帮她们……”非常艰难地说完这一句话,李春丽长叹了一口气,泪水充盈在了眼眶中。之后她找来毛巾擦了擦脸,舒缓了一下心情才接着回答问题。

  在那一瞬间,记者无法确切地知道李春丽想起了哪些令她伤心的往事,但深知必定这个问题触动了她心底最柔软的一那一个部分。也许,李春丽并不像她外表所展现出来的那样坚强与乐观,但对于一个独自在异乡打拼多年的女人来说,她已经用事实说明了自己的坚韧与对乒乓球的挚爱!

  遗憾的是,最终获得了参赛资格李春丽却无法说服新西兰奥委会,从而与伦敦奥运会无缘……